糯米与茶

云空/朝耀/瑞金/楚路
龙樱/夏露/新兰/狐跳
凹凸天雷嘉瑞嘉,all瑞
家教天雷骸云骸,初雾云雾
龙族天雷恺楚恺
黑塔天雷岛国以及菊x中华组
任何殖民地x被殖民地不吃!!
bg全部only不拆不逆

【瑞金】送脑洞

是这样的,我这里有个脑洞:
金在回家路上被袭击,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到了未来,他小心翼翼的探索未来世界,但却总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,后来碰到了同样来自过去的格瑞,相比没有警觉意识的金,格瑞发现未来世界到处都布满了摄像头,对此心存疑惑,没有表现出来。与金相遇后,两人在探查过程中发现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假未来,通过层层关卡后,闯出人造未来空间,回到了现实世界,最后是所谓的优胜奖励。他们被迫参加了这个供有钱人取乐的游戏,作为优胜者,他们获得了围观其他“参赛者”比赛的资格…有的“参赛者”一辈子都没有出来……
跟饥饿游戏有点像感觉……不过需要的更多是观察力和逻辑思维,
没有然后了,上课时突发奇想的脑洞,有小天使感兴趣吗
_(:з」∠)_
私心cp是瑞金,虽然不知道怎么写感情线,悄咪咪的打个tag
占tag致歉|ω・)

【瑞金】逃离马戏团[游戏向](1)

*cp瑞金
*逃脱游戏文字向
*金视角,第一视角,无法看到人物形象
*由你操控人物
*【友情提示,地狱模式提醒当前场景不可信,是之后会用到的】
*空行则代表是你的时间,再次空行回到游戏
*Ready?
*Go→

今天是七创社发售新游戏的日子,尝试的新类型,剧情向逃离游戏,主角不明,重要角色不明,只有剧情介绍,你对此很感兴趣,早早就参加了预售。安装好游戏点开后,没有任何提示,游戏开始了。

『你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醒来,身下是一个简陋的床,由几块木板拼接而成。』
『左右环顾,你只看到了一个柜子,没有门。』
『抬头看,有一个没有玻璃的天窗。』
『天空阴沉沉的,空气开始变得潮湿。』
『你知道时间不多了,你得赶紧离开这个房间。』
*请选择游戏难度:普通,地狱。
*你选择了普通。
*提示:主角不会游泳,身高较矮,请在雨水淹没他前逃出。

“什么鬼,这个还跟身高有关吗?”你嘀咕着,继续游戏。

提醒:只有一个出口,请利用道具,逃出这个房间吧。
*现在是探索时间,时限五分钟,包括主角被淹没的时间

调查  房间  对话  道具  存档  CG

*你选择了调查,倒计时开始
你想调查的是…?〔调查花费1分钟,还有2次机会〕
•柜子
•床
•你自己
*你选择调查柜子,获得道具:三角梯一个

“果然是普通模式啊。”你操控主角把梯子放下,发现时间只剩下2分钟,你猜测放梯子需要1分钟,顺手让主角登上梯子,却获得提示:

*抱歉,梯子高度不够,主角无法爬上天窗,请另寻办法。

你抬头望向天窗,试着让主角伸手去够,依旧得到相同的提示。低头一望,水已经淹到梯子的第二节。
脾气较好的你也无法忍住内心的愤怒,恨恨的说了一句卧槽,吐槽身高不够是用在这里的吗。认真考虑逃离失败到底是主角身高不够,还是你办法不对的锅。

*主角已死亡,恭喜您获得BE1:被淹没的尸体。获得CG一张。

CG图已经显示出来,很明显仍是主角视角,并没有想象中的上帝视角,对此你有些失望,却发现在水面上方,似乎有一个人在天窗上张望,你好奇的点击,却发现进入了动画剧情:“这…制作组会玩。”

你被水淹没了,肺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,你似乎无法遵守与他们的约定了,你觉得“他”说的是对的,最后你都是被自己蠢死的,最可惜的是没有在最后一刻看到“他”,你遗憾的闭上眼睛,希望在死后的梦里看到“他”。
然后你听到了:“金!”你猛地张开眼睛,透过水层,你看到了他:“真好啊,格瑞,你还活着…”你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你没有看到,“他”背后层层叠叠的伤口,他用了最后的力气呼唤你,再也没有离开。
*恭喜你获得隐藏结局:相守。获得隐藏CG:相离。
CG的画面是上帝视角,从天空俯望,一个白发的人躺在窗口旁,背后血红一片,窗口里水面平静,十分幽暗,看不清有什么东西存在,只是似乎有金色的东西在里面闪着光。
“大概看错了吧,里面没有什么金色的东西啊,除非是主角的头发……”你顿了一下,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真相。
你关闭了游戏,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,又奔腾着回来,感受到了制作组极大的恶意,开头就双杀,之后剧情会怎么样。
“好歹还是知道了主角和配角的名字的。”你这样安慰自己,重新点开了游戏。

*你选择调查床,获得道具:绿色小刀一把。〔还有1次机会〕
*你选择调查你自己,恭喜获得cg:自己。〔还有0次机会〕
CG很简单,一个脏兮兮的小丑,没有戴着小丑的帽子,露出了他金色的头发,眼睛是蓝色的,干净又纯粹,只是身上各种各样的伤口又表明着他的状况不太好。

你知道你又要再经历一次BE,对游戏表示无奈,但不得不赞美一下美工精致,赞美一下主角可爱,然后后知后觉的表示:难不成金和格瑞是隐藏基友?
你放弃思考,第三次点开游戏。

*你选择调查床,获得道具:绿色小刀一把。〔还有一次机会〕
*你选择调查柜子,获得信息:可推到。〔还有0次机会〕

你推倒柜子,再放上梯子,得到游戏提示:

*恭喜逃脱成功,剧情第一节结束。请选择:
•剧情第一节〔可保存当前进度〕
•剧情第二节

你好奇选择调查床和自己两次会怎样,重新进入剧情。
你选择调查床两次,获得信息:床可拆。
用木板垫在椅子下逃脱成功。
你选择调查自己两次,发现对话一栏亮起。

*你选择对话
*进入动画
我叫金,有个很好的发小格瑞,看上去是个面瘫,其实人超好,超级温柔。姐姐在前几年加入马戏团后就再也没回来,为了寻找姐姐,我也加入了,没有找到姐姐却意外发现一年前消失的发小。他很担心,说这里不是我该来的地方。哼哼,我才不要,每次有事都不让我知道,我这次偏要跟着他。

我认识了魔女凯莉,驯兽师紫堂幻,还有很多其他好朋友,大家都为了各自的目的加入了马戏团,结果什么都没找到。

我们发现了一个地方,似乎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那里,大家商量着一起出发了。

我错了!!我错了!!我后悔了!!我不该进来的!!我应该听格瑞的话的!!如果不是我…如果不是我!

我晕过去了。

之后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,当我再次醒来时,大家都用一种既担心又惊恐的眼神看着我,只有格瑞没有害怕,过来摸摸我的头,问:“醒来了?”
“嗯。”
“那就好。”

我没问我发生了什么,他们也没有告诉我。

我们被发现了,我被单独关在这里。

好担心大家,格瑞的伤还没有好啊。

你看完了剧情,再次看着这个少年逐渐被水淹没,怔怔的不想说话,少年不知道,你却看到了,那个白发红瞳的少年。
你关闭了电脑,想着明天再继续下一节,睡着了。
TBC

未发现的情报:
选择查看道具不耗费时间,
查看梯子会发现:可以用来爬墙,只是似乎不够高…?
查看小刀会发现:所见皆可斩。

好啦,第一节就到这里了,其实后面是怎么样的还没想好,上课时临时想的脑洞。感谢小天使们看到这里,希望小天使们喜欢,给各位比心❤️

【瑞金】三年之痛

*cp瑞金
*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彼此与官方
*如题,是把塑料刀,结尾不虐也不甜
*瑞金结婚三年设定
*没有渣,没有狗血,没有小三!x3
*文笔渣
*以上ok请进

【序】
      都说夫妻之间有三年之痛,七年之痒。
      金和格瑞结婚时,曾天真的想着,他们已经相伴这么多年,不论是三年还是七年,亦或者是十年,乃至死亡,都不能将他们分开。

      遗憾的是,相伴并不是生活的全部。

【一】
      今天是金和格瑞结婚第三年零一天。
      也是他们离婚第一天。
      三年前,他们在友人的见证下亲吻。
      三年后,在同一批人的注视下拥抱。
      最后一个拥抱。

【二】
      金和格瑞分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友人是亲眼看着他们由暗恋到表白,由害羞到当众发狗粮。目睹过他们黏黏糊糊的状态,友人想,或许正如歌词所述,直到地老天荒,他们都不会分开。
      这样的爱情让人羡慕,也给人带来对爱情的憧憬。
      他们的分别来的如此突然,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。

【三】
      其实分开来的原因很简单,无非是感情淡了。
      曾经对方的天真懵懂让自己有了守护的信念。
      曾经对方的淡漠内敛让自己有了前行的勇气。
      现在他的天真懵懂让自己越发烦躁。
      现在他的淡漠内敛让自己琢磨不透。
      生活需要爱情,又不止爱情。他们相互支撑对方度过年少,嬉闹青春,相伴青年,他们之间的感情胜过爱情,更似亲情。
      他们就像蜂蜜和牛奶,彼此都是对方绝佳的搭配。
      他们熟知对方的毛病,也知晓对方的优秀。正是因为彼此之间太过熟悉,当爱情的魔力消失后,优点依旧是优点,但缺点却被无限放大,大到盖过彼此的感情。
      金的懒散,格瑞的严谨。
      金的勇敢莽撞,格瑞的小心谨慎。
      他们有如此多不同的地方,好听点说是互补,难听点是八字不合。
      当一切风平浪静之后,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,将热情强制冷却,一下就陷入无穷无尽的牢笼。
      他们磕磕绊绊的相扶走了三年,那些应该在剩下的岁月里相互磨合的东西,需要相互适应的东西,没有来得及解决,像滚雪球一样越积越多,然后崩塌。

【四】
      于是,就像开头里说的,他们离婚了。
      他们认为彼此都需要分开一段时间,认真的理清楚这段感情,到底是真正的爱情,还是仅仅为相伴多年的错觉,其实他们并不适合在一起?
      金回了登格鲁星,去见幼时好友,顺便向她询问,他和格瑞,是否真的不适合在一起。毕竟她总说: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”

      格瑞到各个星球旅行,只是刻意避开了某一颗星球。
      他到过终日被雪覆盖的冰原,见过炎炎烈日下的沙漠,经历过从爆发的火山下逃命,享受过热气蒸腾的温泉,他到过云端,进过深渊,见过大海,爬过高山。他领略过无数的美景,发自内心的赞叹大自然的奇妙,只是当夜深人静时,总会觉得太过安静,哪怕打开电视机,让嘈杂声充斥房间,也找不到那份喧闹中的安心。

【五】
      “先喝杯水吧。”女孩将一杯温开水放在金的面前,看着局促不安的幼时好友,也只能无声的叹口气。
      “琳,我…我是不是、真的…不适合和格瑞在一起?”
      “把舌头搅直再说话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涨红了脸:“我不是开玩笑的!是真的认真的问你!”
      “看,这样子,话说的不是很清楚吗?”琳笑笑,认真盯着金说,“我不想知道你和格瑞之间发生了什么,也不想知道为什么这次只有你一个人回来。但是,金,你要相信,你和格瑞的感情没有那么脆弱。”
      “可是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……”金有点难过,“我们住在同一个房子,每天说的话却不超过十句,我觉得我很没用,帮忙也只能帮倒忙——”
      “停,金,你好好想想,你难道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吗?一直以来,不都是格瑞在照顾你吗?为什么现在却开始怀疑自己?”琳打断金的自责,伸手揉揉他的头发。
      因为、因为——金张开嘴巴,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      “因为你认为爱情是相互的,对吗?”琳小口的喝着水,帮金做了回答,“你这样想是没错,但你要考虑到两人的不同。
      “我相信你跟格瑞之间的感情,可是你们的性格不同,就注定你们能为对方做的事情不同。
      “你毛手毛脚,粗心大意,但是你的感染力很强,也能用你那拙劣的安慰方式让大家心情变好,这是你的优点。
      “格瑞不一样,他做事认真细致,作息规律,能把所有事做的井井有条,也能好好照顾你。但从小失去亲人,他把你和他之间感情看的很重,也就格外的小心翼翼。遇到问题,本人又爱闷在心里不讲,自己想办法去解决,这也导致你们交流的困难。
      “你们以前还能靠你死缠烂打让他说一点点事,可是结婚之后你却担心这样会让格瑞讨厌你,对吧。这样你们之间的交流越发的少,你们也越来越担心你们的感情,本来稳定的生活和感情,也因此变得脆弱,一触即碎。
    “所以啊,金,你们需要交流,哪怕格瑞那个臭屁性格让他啥都不讲,你也一定要逼着他说出来。爱情是相互的,你们遇到的问题,也是要两人一起承担的。”
      金的眼睛随着琳的讲述越变越亮,蓝色的眼睛变得透亮,他笑弯了眼睛,对琳说谢谢,转身轻快的离开。
      女孩只是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摇头,默默在心里道了一声祝福。

【六】
      金和格瑞离婚已有一年,曾经担心两人感情发展的友人,也只能将担忧埋在心里,希望有一天能得到两人在一起的消息。
      金则是到处追逐格瑞的足迹,他去过的地方,看过的风景,金一个都没落下。他想象格瑞看到这些的心情,似乎这样,就能慢慢接近格瑞,能够更了解他。

      格瑞在一个不知名的城市里散步,这是一条繁华的街道,路边的吆喝声此起彼伏,还有一些为吸引顾客的小店,放着吸引人的歌曲。
   “我们哭了,我们笑着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才懂得相互拥抱到底是为了什么,
     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,
      留下足迹才美丽,
      风吹花落泪如雨,
      因为、不想分离……”
      窜入耳中的歌曲,让格瑞怔怔的愣在原地,突然有了去见金的念头,然后……
      “格瑞!!!”
THE  END

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,给你们比个大大的心❤️
这是一篇差点流产的文,从脑洞到结尾,断断续续有三个月吧,所以前后可能不太搭…主要是我懒,然后文笔差,描述不出来我心里的那种感受,最后写出来的也不太满意。希望瑞金两人的性格没有崩掉…
最后一段结尾歌词,是李玉刚,玉先生的新歌『刚好遇见你』,超好听!!!推荐给各位小天使!
再次给各位比哈特❤️

【红茶会】一个关于可乐的惨案

*短短短
*无cp偏向
*红茶会
*深井冰
*文笔渣
*学生设定
*王耀亚瑟同桌,阿尔坐王耀后面
*以上ok请进

        课间休息,王耀看向黑板上的作业:“生物语文数学写完了,物理还没说,化学等会上课写。喂,亚瑟,把你英语借我抄一下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旁边奋笔疾书写着数学作业的亚瑟头也不抬的回答:“上节课借给阿尔了,不知道写完没有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,我知道了,”王耀点点头,转头去找阿尔,结果就看到他正聚精会神的看书,还嘿嘿傻笑。
        无奈的摇摇头,真心觉得隔壁班看上阿尔的那个妹子眼神不太好:“阿尔,阿尔,阿尔弗雷德!”
        一连叫了好几声,可是阿尔依旧没反应,只不过笑的更夸张了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王耀深吸一口气,脸上流露出和善的微笑【是真的和善的微笑,看上去挺好看的那种!】,伸手拍拍阿尔肩膀,确定吸引住注意力后,伸手抽掉他手中的书,然后慢条斯理的放在自己桌上,最后拿起阿尔桌上的可乐,轻轻荡了荡,阿尔立刻紧张的说:“别摇别摇,摇了就不好喝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。”王耀笑的更开心了,突然剧烈摇晃可乐,白色的泡泡猛的冲到瓶口,由于盖子的关系,不断堆积,阿尔一声惨叫:“hero的二氧化碳!!!王耀你干什么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要叫二氧化碳,不是应该说可乐吗?”王耀还没回答,亚瑟就插了一句吐槽。
         刚才还大喊大叫的阿尔立刻深沉下来,装逼的说:“我—从不喝—没有二氧化碳的—可乐。”【请自行想象语调。】
         王耀愣了半晌,接着拍桌笑道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喝没二氧化碳的可乐哈哈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不说没有可乐的二氧化碳哈哈哈哈。”
        亚瑟也在旁边默默的笑着,不出声的那种。
        阿尔还一脸不解:“没错啊,可乐没有二氧化碳就不好喝了。亚瑟你评评理,难道不是这样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亚瑟什么都没说,只是拿起恢复平静的可乐,又摇了好多下。

        阿尔和他们绝交了。【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】

PS: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,梗来自同学,理由并不是借作业,但过程确实是这样没错,当时我整个人都快笑岔气了。不喝没二氧化碳的可乐,哈哈哈哈哈哈,想着又笑起来了,你到底是喝二氧化碳还是喝可乐,也是没谁了哈哈哈哈哈。
总而言之,能给大家带来一笑就够啦,希望没那么差。

【楚路】模拟接吻

*短篇
*发糖
*可能有ooc
*文笔渣
*文在后期比较对题(๑˙ー˙๑)
*以上ok请进

      “啊——呜!”一口咬掉绿舌头顶端,门牙内侧牙根处传来了冰凉的感觉,路明非急忙用舌尖舔了舔,才缓解了那一瞬间的酸爽。
    
      “啧啧,果然在国外待久了,连冰棍都吃不习惯了。不行,这个夏天可就靠着这些撑过去了,不然这样下去就成了第一个被热死的混血种了。”路明非嚼了嚼果冻样的绿舌头,吞了下去,眯着眼睛感受顺着食道漫延的凉意,连带着身体内部的燥热逐渐缓解。[这么热的天气,果然最适合吃冰棍了。]
    
      七月中旬正是最热的一段时间,在学生会里威风凛凛,霸气侧漏的路会长,耷拉着肩膀被自家婶婶赶出来买菜。为了好好犒劳一下大热天还跑出来的自己,路会长拎着一大包菜,飞快窜进便利店。身上的汗毛在接触到店内凉气的一瞬间炸开,毛孔舒张,整个人霎时间就凉快下来。不过路明非没有忘记自己来的目的,瞅了瞅自己只有两枚硬币的口袋,最终瘪着嘴不甘心的选了比较便宜的绿舌头。
      付完账,走出便利店,因为贪图凉气,路明非特别没形象的蹲在门旁。在吃了一口冰棍感受味道后,立马三两口的干掉剩下的部分。

      舔舔嘴角,欲哭无泪的摸摸钱包,路明非十分怨念为什么自己只带了两元。忽略掉自己还蹲着的事实,在内心不断的挣扎。控制不住的将手放进装买菜钱的口袋里,思考着回家怎样才能让婶婶原谅他私自用了两元的罪过。
      远远望去,就像是个纠结的哈士奇。
      楚子航到门口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路•哈士奇•明非:“路明非,你怎么不进去?”
      原本冷淡的语调,在这一刻的路明非的耳朵里,被美化成了世上最温柔的声音:“师兄师兄,能借我两块钱吗?我回卡塞尔一定还你,要是你不介意,我还可以做你的跑腿小弟,你每天的饭菜我帮你送,我还可以当一个知心姐……不对知心师弟,还有……”
      楚子航看着依旧蹲在地上碎碎念的路明非,无声的叹了口气,伸手将他拉了起来:“我没说不借。”然后顺带拉着他进便利店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看着新到手的绿舌头,路明非突然想到高中时班上男生说到的话题。
      【“等会儿一起去吃冰淇淋吧,我吃老冰棒。你们吃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哈哈哈,你居然吃那么接地气的东西。算了,我要个小布丁吧。”
      “你们是半斤八两吧→_→。我就来个贵一点的吧,恩,绿舌头。”
      “我去,还以为你会说什么高大上的牌子呢,五十步笑百步。”
      “你们是不知道真正吃绿舌头的方法好吗。”】
    
     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,路明非决定尝试一下所谓的正确吃法。
      “首先把它含在嘴里等它变软。”
      唔唔唔,含在嘴里。
      “然后闭上眼睛,用舌头慢慢舔,时不时吸一下以免化掉的水留下粘到手上。”
      哦哦,吸一口。

     “路明非?”看着走到一半路,不知不觉停下来闭着眼睛吃冰淇淋的人,楚子航疑惑的叫了几声,似乎对方完全没听到,专注于现在做的事。
      只是含着冰棍,却又不吃进去,完全弄不明白他在干嘛。倒是脸颊微鼓的样子有点可爱。这样想着,楚子航拉起路明非另外一只手,带着他往前走。
   
      “接着尝试着动动舌头,卷住,然后稍稍往嘴里吸。或者换一种方式,从你舌头能够着的最远的地方,再慢慢往上,稍微用力一点舔。”
      恩,两种都试一下好了。话说这个动作感觉有点熟悉呢?算了不想啦。
      “最后用力吮吸,还可以轻轻咬,别咬掉了,时间长一点。别忘了吞一下口水,不然流出来就不好了。”
      吞口水啊,糟糕!已经流出去一点了。

      刚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可是听到旁边传来的微弱的噗嗤声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后,楚子航回头望了眼路明非,却被他的动作给惊到了。
      路明非正努力的吞咽着,还不忘了吸一下冰淇淋,双颊微微鼓动,嘴角还流出了一点口水。因为用力的关系,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。
    
      突然想到诺诺在情人节时发在论坛上的一个帖子:【情人节,给单身狗们一个安慰自己的方法】其中就有说到:“如果到现在还找不到一个接吻对象,只能看着别人羡慕。那么,给你们一个接吻的机会!去买一个绿舌头,假装这是你女友/男友的舌头,来一场法式热吻吧!
      PS:该冰淇淋只在中国有售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 正想着,就看到路明非将绿舌头拿了出来,咂咂嘴巴抱怨:“什么绿舌头的正确吃法,到现在没有吃掉一点,还弄得嘴巴好酸。吃个冰淇淋比吃猪肘子还累,而且比吃之前更热了好嘛。”楚子航没有接下句,只是盯着刚从路明非口里拿出来的绿舌头,突然侧过身咬了一口,顺带舔了舔。
      “我操师兄你干嘛呢,这我才吃过你不嫌脏吗,这上面可有至少八千万个细菌啊。你也不差钱去再买一个,何必抢……不对,本来就是师兄付的帐,何必吃我的呢,多不卫生啊。”路明非吓了一跳,赶紧把冰淇淋往自己这边移了移。
      “你很嫌弃?”
      “哪啊,我怎么会嫌弃师兄。但师兄你你不嫌脏吗,这可是我吃过的,上面还有我的口水呢。”
      “我只是尝尝味道,以前没吃过。”
      路明非搔搔脑袋,低声说对不起,暗暗懊恼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,明知道师兄童年不丰富,还在他面前提。[不过师兄居然连冰淇淋都没吃过,这真是个无趣的童年。]
    
      楚子航停了下来,转身面对路明非。这个地方比较安静,毕竟大早上跑出来的人并不多,特别是它还在一小片树丛后面,从旁边经过的人都不太注意这里。
      低着头,只想着好好和师兄道歉的路明非没有注意前面的人停了下来,直愣愣的撞到对方头上,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,就听到师兄的声音:“没关系,我不是很在意。”
      路明非抬头还想说些什么,就感觉到楚子航手压住自己的后脑勺,紧接着嘴唇就贴了上来。
      先是慢慢的舔咬着对方的嘴唇,然后舌头就越过嘴唇牙齿的防线,直接占领了路明非的口腔,挑起对方的舌头,轻轻的咬了下舌尖。
      路明非瑟缩着想把舌头收回来,还用力将头往后仰,楚子航没继续,转而开始舔内侧牙龈,轻轻的,明明不是很用力,感觉反而更加明显。被舔过的地方有些麻痒,路明非越想着不在意,越能清清晰的感觉到,终于忍不住用舌头去舔,结果直接碰到楚子航的舌头。
      没有放过这个好机会,楚子航直接缠住对方,吸吮舔咬,再微微勾了勾舌根。路明非现在感觉整个人都有点不对劲,忍不住抱住楚子航,一直以来被动承受的一方,现在开始变得主动一点,虽然仅仅只是舔了对方的舌尖,但也足以让楚子航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  几分钟后,楚子航结束了这个吻,但嘴唇并没有离开,将之前路明非流出的口水舔干净,嘴唇轻轻触碰着路明非的嘴唇,开口低声说:“因为是你,所以我不在意。”
      路明非通红着脸,结结巴巴转移话题:“师、师兄,你看我菜还、还没送回去呢,要被婶、婶骂的,我我我就先走啦!”抓起之前掉到地上的菜,转身就往婶婶家楼底下跑,连再见都没说,更没发现,绿舌头已经不在自己手上了。
      楚子航咬了口绿舌头,没有被路明非逃离的行为打击到,一直面瘫的脸上带了点笑意,维持好心情离开了小区。[或许,明天可以试试另外一种方法。]

Fin.

总而言之,人生第一篇污文就这样献给楚路。
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,希望人物没有ooc。
梗来自于同桌说的“绿舌头可以用来接吻”。
设定是双向暗恋,这里是还没有挑明,但隐隐约约有点清楚的双方意思的时候。
如果有什么实际操作上的错误,请不要在意Orz
楚路大法好(๑Ő௰Ő๑),入教保平安(ง •̀_•́)ง
感谢观看的小天使(。ò ∀ ó。)
    

新年贺文 初云空

*贴吧首发,这里只是稍有修改

*设定慧星Alaudi和卫星Giotto

*物理渣,对卫星以及彗星完全不了解,设定不科学……

*文笔渣,满分60分的作文只有43、4分的渣

*cp初云空

*短,已完结

*以上ok请进

      Giotto是一颗废弃卫星。因为是一颗非常老的卫星了,所以周围其他新来的卫星都不太愿意搭理他。这让Giotto郁闷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 本来就很无聊的太空,还没有人愿意和他交流,Giotto怀疑,再这样下去,他会不会忘记了该怎么说话了吧。

     其实呆在太空中并没有很有趣,Giotto每天的娱乐项目也只有时不时的偷窥一下地球上的人,看看他们在干嘛,哪里又新建起了一些其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 但是,今天不一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 Giotto发现了一个彗星,应该是新来的,从前从来没见过,高兴于自己找到一个可以聊天的对象:“嘿,我叫Giotto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 彗星撇了一眼Giotto,没有搭话。

      Giotto也不在意,兴致勃勃的聊了起来:“你看到绕着转的这个星球没,人类都叫它地球。对了,人类就是把我送到这里来的生物,挺有趣的。可惜你不能去地球看看,那里有地方特别好看,虽然地球外表也不差嘛……”  

      奇怪的是,彗星并没有不耐烦的让他闭嘴,相反很有耐心的听了下去,这让Giotto成就感爆棚。

      可惜彗星运转周期和地球不一样。很快,他们就要分开了,看着原本落后一点的彗星已经超过了自己,Giotto遗憾的说:“也不知道下一次你什么时候来,再来我一定好好给你讲一讲那些海里的动物。”

      “Alaudi。三年之后,我会再来的。”一直没有讲话的彗星突然开了口。这让Giotto很意外,不过很快说到:“恩,Alaudi,下次再来啊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 三年过去了,Giotto和Alaudi再一次遇见了,Giotto很开心,依旧跟Alaudi讲着地球的故事,人类的发现。这次不止是他一个人在那里絮絮叨叨了,Alaudi有时也会问他一些自己不理解的东西:“你一直说蓝色,红色,绿色等等的,但那到底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 Giotto失笑,也对,这都是人类的定义,Alaudi不能理解实在正常:“你看啊,这个占地球最大面积的,就是海洋,他的颜色就是蓝色,只不过不同的地方有深浅的不同,还有那小面积的,对对,就是那,那是绿色,可惜最近越来越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 许多个三年过去了,Giotto早讲完了地球,现在换成了Alaudi给他讲他在宇宙各处看到的东西。两人的关系很好,每一次都和对方约好三年后再见。嘛,虽然大多都是Giotto主动的定下约定的。

     今年却不一样,听完又一个故事后,Giotto愣了半晌,想到自己的事情,决定还是和Alaudi好好告别。

     “Alaudi,抱歉,可能以后……我不能再听你讲故事了。”

     Alaudi没说什么,可是Giotto分明感觉到他在等着下文,苦笑一声:“你也知道,我是一个很老很老的卫星,本身就不可能存在太长时间,还有宇宙里的辐射……所以啊,我觉得,我可能不能再陪你聊天啦。” 

     “恩。” Alaudi情绪不高的应了一声,不是很能接受Giotto即将离去的事实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Giotto不是第一个和他搭话的生物(?),但是却是第一个能够一直和他说下去的。从他这里,他知道了很多其他的事情,了解的这颗Giotto一直绕着转的星球。

     说实话,他很难过。

     这一次临近分别之时,Alaudi尝试去拥抱Giotto,可惜被Giotto拒绝了:“我会熔化的哦。” 

      “三年后,再来看看吧,我留了话给你。” 

      三年后,Alaudi再次接近卫星时,小小的显示屏上有几排字:“我很喜欢你,Alaudi。你是第一个不嫌弃我啰嗦,还愿意听下去的人,能够在离开的最后一段时期里碰到你,真的很幸运。”

——我也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*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。新年快乐!期末加油!

段子

沢田纲吉从来没有觉得,会有那一天比现在更搞笑了。

依旧是二头身婴儿的老师,还未相见的成员,未来的盟友,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现在。

这所有的,不可代替的记忆,只有自己一人记得。

不熟悉的守护者,不熟悉的家庭教师,不熟悉的宴会,熟悉的家族。沢田纲吉依旧是那位高高在上的教父,真正意义上的,高高在上。

“你知道吗,首领最近对棒球和拳击特别感兴趣诶。”

“啊,那个啊,知道,不只这样,还策划和日本的一个财阀合作呢。”

“感觉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”

“什么叫像变了一个人,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,”路过的研究人员忍不住插了一嘴,“首领身体不行了,就和门外顾问商量,从平行世界里拉一个过来,撑一段时间,等十一代目成年了,就直接……”比了一个划脖子的姿势。

从来没想过真相是这样,不是突然过来的,而是有预谋过来的。只是当一个棋子而已,原来,彭格列一直都是这样的,想必初代很失望吧,这样一个偏离了初衷的彭格列。

「那么,」神经质的笑起来,「干脆就毁掉吧,反正也不必存在了,这个偏离了轨迹的世界。」

“哎呀呀,本来想自己毁掉这个世界的,没想到有人提前一步了呢~。真有趣,或许可以当盟友呢~”揉着棉花糖,白兰的意识在世界毁灭前的几分钟离开了,带着对沢田纲吉的好奇。